金星祈园文化创意小镇官网

北京“五区六镇”筹建科技产业园 清除小散低劣

 “五区六镇”清除“小散低劣”

  作为试点的这六个乡镇,分别为丰台区长辛店镇、通州区宋庄镇和台湖镇、大兴区青云店镇、朝阳区金盏乡、顺义区高丽营镇。它们都分布在六环路附近,地处城乡结合部关隘。历史上,这些地带曾聚集着众多乡镇企业,而今不少从事低端业态的小作坊、小工厂,仍盘踞其中。它们大都分布零散,产能低下,已与首都功能相去甚远。

  “曾经我们搞乡镇企业,一哄而上,村村点火、户户冒烟。”市人大代表、市农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郭光磊说,正在试点的这六个乡镇将打破过去以村为单位,各自为政小打小闹办厂子引项目的模式,改为镇域统筹,将过去“小散低劣”的产业全部清除,把全镇最适合发展产业的建设用地拿出来,建设现代化大厦、产业园区,按照市场规律或引入高新科技企业,或发展文创产业。

  在这一过程中,当地农民以土地入股产业园,享受分红。提质增效后的产业园给农民带来的效益,与过去租给小企业“吃瓦片”相比,将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为什么选择这六镇?郭光磊说,它们分别布局东西南北,更具有试点意义。本市不同地区的地价存在很大差异,在城北地价贵的地方,拿出10亩地做产业园就可养活一村的人,换到城南可能就要拿出20亩来。

  农民科技园经验全市推广

  乡镇统筹利用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,优化提升集体经济发展水平,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——六镇的这一试点模式,并非心血来潮。事实上,京郊已有类似的成功案例。

  海淀区东升镇,农民自筹资金创办科技园区——中关村东升科技园,是全市首个以“中关村”命名的乡镇科技园。800多东升镇农民以集体土地、资产入股,当上了科技园区股东,广纳高新技术企业。这几年,农民股东的分红直线上升。类似的案例还有大兴西红门,如今同样已成气候。

  郭光磊坦言,今年这六镇试点确实是海淀东升、大兴西红门经验的延伸。它们的兴衰正是整个京郊小企业发展的缩影,同时也为今后的发展方向指明了路径。

  中关村东升科技园位于海淀区东北,地处朝阳、昌平、海淀三区交界处,是原东升乡工业小区所在地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物资短缺时期,办企业就挣钱,东升乡的锅炉厂、电焊机厂、印刷厂、毛纺厂……40多家乡镇企业纷纷建立。到了本世纪初,短缺经济不复存在,乡镇企业迅速衰落。

  压力之下,东升破釜沉舟:关停淘汰低端乡镇企业,把工业小区改建为科技园,发展高端服务业。这才有了今天的农民股东。未来,借助他们的经验,更多端起高新技术饭碗的农民股东,将在城乡结合部地区出现。

  节地还绿一箭双雕

  清除零散的小工厂,集约用地建成科技园,那么腾出的土地用来做什么?绿化。

  六个乡镇所处的六环附近,正在本市规划的第二道绿化隔离带中,是为整个北京城留出的宝贵的生态空间。

  北京城的外围有两条绿化带,一条是四环至五环间的一道绿化隔离地区,另一条就是五环至六环外1000米的二道绿化隔离地区。

  经过近几年的大规模建设,一道绿隔区域内的不少郊野公园已成市民休闲的好去处。二道绿隔主要以生态林为主,需要占据更多空间。“而植绿恢复生态,与大力发展产业是一对矛盾。”郭光磊说,试点六镇清理“小散低劣”,集约用地,提质增效的做法,就是要解决这一矛盾。既提高了农民的收益,又为城市腾出了宝贵的生态空间。

  眼下,林业部门正在对二道绿化隔离地区的绿地景观进行提升。调整“片儿林”的树种结构,疏伐部分长势不好的“小老树”,补栽紫薇、碧桃之类的花灌木及元宝枫、银杏等彩叶树,形成“三季有花、四季常青”的绿化景观效果。部分有条件的林地,经过景观提升后,将建成开放式的休闲郊野公园。现存的部分果园,经过改造提升后,将变成高品质的农业观光园。

  众多的休闲公园、农业观光园之间,还将由人行步道和自行车道相连,满足市民不同类型的休闲需求。

上一页:老厂房如何变身文创园?朝阳区倡议成立全国性协同发展联盟 下一页:本市发布两项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专项政策 启动首批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认定
版权所有 ©禹琪(北京)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金盏南路2号 联系电话:010-57175523  18511265263